全国统一热线
当前位置:腾博诚信为本9887 > 励志文章 > 回首,只因牵挂

回首,只因牵挂

文章出处: 人气: 发表时间:2018-09-19 17:57

  【李佑启】

  

  之前,我从不相信自己也会如此,总以为这样的情形,只发生在文学作品,或者,影视剧里。

  

  按理说,送她去高一级学校读书,应该算是让人高兴的事,而且,我和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。然而,那一瞬间,心情终究还是一如那天原本晴好的天空,忽然变得阴沉起来。

  

  尽管临出门时,我给她画出了详细的乘车线图,并一再鼓励她,凡事都有个开头。尽管她曾多次自信地对我说,只要她身上有钱,即使走到天涯海角她都不怕。尽管我也无数次自己,鸟儿大了,是一定要离开巢穴的。但是,转身的刹那间,我还是泪水滂沱。一回首,只见她那双本来就已经够大的眼睛睁得更大了,满头的汗水,一脸的无助。

  

  聚聚散散,这是人不变的铁律。咬咬牙,狠狠心,我毅然一转身大步往回走。

  

  我知道,她素来胆小怕事。我知道,这毕竟是她第一次身边没有任何一个熟悉的身影。我还知道,要学会行走,就得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地尝试,尽管随时可能摔倒,或鼻青眼肿,或。然而,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她。因为,人生旅途上,很多步伐,是别人无法代替的。

  

  也许,我先前不该在她耳边反复唠叨:“我们千里迢迢,背井离乡,我是出来赚钱的,你是出来读书的。如果我没赚到钱,那我白来了;如果你没读好书,那你也白来了。”所以,为了生计,我疲于奔命,从未带她去外边转转。所以,为了读书,她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,以致距离宿舍半里以外的一切,对于她来说,天是另一片天,地是另一块地,人是另一群人,无比陌生。

  

  也许,是因为她身边站着几位同学,她才能将泪水静静地煮在眼里,抑进心里。不然,一定会大河奔流!

  

  我想,她会不会将自己想象成一个囚犯,一个被扔在茫茫的沙漠里的囚犯呢?我一边走一边回首。不知什么时候,一层晶莹的东西,模糊了我的视线。但我不敢拭去那层模糊,不敢看她的脸。我想,那张稚嫩的脸上,除了无助、无奈,还加上不舍,也许,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了。

  

  将从来没有远离过我的她送走后,那个晚上,一双满噙着泪花的大眼睛,不停地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,犹如一叶风雨中飘摇的小舟。

  

  也许,人生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过程吧:相遇,分别,重逢,再分别……直到永别。

  

  回首,因为牵挂!牵挂,因为放不下!

  

 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,很多年前的一个傍晚,她姐姐跟随邻近的一个女孩去了那女孩的外婆家。两个不到五岁的小孩,二十多里山,会不会有事呢?不知是那女孩的家人重男轻女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总之,他们波澜不惊,毫不担心,只是轻描淡写地说,去他们孩子的外婆家,不会有事的。

  

  那时,还根本没有电话,我只好问了姓名和地址,连夜赶去那女孩的外婆家。回家上,月光如洗。深夜走在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”的山道上,却也完全不需要手电筒。周围,死一般的静,仿佛天地之间,就是一口巨大的棺材。

  

  她姐姐走在前面,我默默地跟在后面。一个峡谷处,有点,她姐姐每走几步都要回头看看我在不在她身后。我问,你为什么老是回头?她姐姐说,她害怕。不向家人打声招呼就敢随便远行的人,也会害怕吗?我正窝着一肚子火,只是不好在上发作罢了。走了一段,我便有意在边的柴草丛里藏了起来,想试试她的胆量。或者,她,让她从此以后,再也不敢随便离家出走。回头不见我的身影,她急得连忙大声地哭着唤我:“爸爸!爸爸!”整个山谷里,回响起一串幽幽的急促的尖叫声。那一刻,我心中原本蓬勃的怒火,顿时被那惊慌失措的哭喊声给彻底浇灭!

  

  在一个全然没有依靠的陌生的世界里,一个弱小的孩子,突然离开亲人的与荫庇,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喊声,除了害怕,还有什么呢?

  

  回首,那眸眼里,全是道不尽的牵挂,言不尽的留恋!

  

  拳拳爱意之外,滚滚之中,让很多人牵挂与留恋的,也许,还有那玫瑰一般诱人魂魄的名利。人啊!是一种容易滋生的动物,在这茫茫,芸芸,不为名来,则为利往。那些亲情以外的东西,还有几个人真正放得下?如今,也许,只剩下那份亲人与亲人之间无法割舍的牵挂与留恋,还算得上一方温馨的!

  

  【广东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古溪初中邮编:515141】

  

  2010.9.9.晚上草

此文关键字:励志文章
首页 | 散文文章 | 励志文章 | 优质文章 | 励志故事 | 网站地图